企業文化
首頁
>企業文化>企業文苑

工地鄉村

作者:羅延偉 時間:2019-10-22 瀏覽次數: ?【字體:

已立秋多日,但南方的高溫依舊勢頭不減。在工地巡查完后找到幾個老鄉工友,用家鄉話閑聊幾句后便問起附近有什么僻靜之地,想去消遣一下心情。老鄉告訴我,他們所住之處附近有一條路平時少有人走他們也沒有走過。我問那是何處?老鄉笑答,荒山野地哪來的名字。我馬上說,沒有名字的地方才好玩,那叫探險,說罷,我們哈哈大笑起來。

順著老鄉所指方向獨自尋找那條無名之路,幾經波折找到了那條路。此路果然鮮有人走,泥土路面上幾只深深淺淺的腳印早已凝固,應該是雨天有人走過留下的,彎彎扭扭的車轍印在崎嶇不平的路面上向前方延伸過去。看來此路早已有人拜訪,但我探險興趣依舊不減,我想就算不能發現落英繽紛的桃花源也應該能收獲一個悄愴幽邃的小石潭吧。跟著車轍印我快步向前走去,路兩旁的樹木雜亂的生長著,枝葉異常繁茂,有幾處需用手撥開樹枝方可通過。動靜稍大,便驚得在樹上棲息的的鳥兒倉皇飛去。我初到南方這些樹木我大多叫不出名字,但它們并非無名之木。

再往前走彎曲不平的路面不復存在,路面變得整齊、筆直,看不出是人的功勞還是大自然的杰作,有幾處十分平整,像是被刀斧齊邊砍過。雖是泥土路面,但人走過路面上不會留下明顯腳印。樹木漸稀,視野也變得明亮,路兩旁散落著一些個頭不小的碎石,一半露在外面,一半埋在土里,露在外的看世態,埋土里的享清凈,著實有趣。再往前走,一棵合抱之木橫臥路旁,有此景象我大為驚喜,快步走到樹旁,大樹有部分樹根裸露在外,樹根經年風吹日曬已慢慢演化成樹干模樣,靠近地面的一側已成敗葉枯枝,長在空中的枝葉繁茂的似一把巨傘,一絲陽光都不能從枝葉縫隙中穿過。或許它是受了很大創傷,以橫臥姿勢在此療傷。我想它一定存活了上百年,見證了無數個日夜變化、斗轉星移。現在還要以這樣的姿勢繼續見證宇宙無窮、盈虛有數。想到此我不禁對它肅然起敬。或許它才是造物者的杰作,我想起了蘇子所說:蓋將自其變者而觀之,則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物與我皆無盡也,而又何羨乎!我還沒有沉淀到蘇子那種物我兩忘的境界,所以我羨慕這棵樹的相對永恒。

告別了老樹,我信步向前走去,小路變得寬闊,路面鋪設了一層碎石,踩上去碎石略顯松動,應是剛鋪設不久。轉過一個彎,一座小拱橋赫然出現,橋通身為青石所制,青苔布滿了橋身兩側,橋面被腳步磨得很平滑。雖不知此橋何年所制,但歷史厚重的氣息一眼就能看到。橋下自然有一股溪流流過,水尤清冽,日光下澈,卻沒有看到魚的影子,幾只鴨子在橋下浮水,倒有幾分小橋流水的雅韻了。我在橋上站立許久,橋下流過的仿佛不是溪流,而是歲月長河,多少日夜都從橋底流過,我想若此橋會說話,他一定是一位有豐厚沉淀的智者。

過了小橋走了不遠,我嗅到一陣新翻泥土特有的芳香,莫非此處也在施工?轉過一個彎一大片農田赫然出現在路旁,讓我大感驚喜,眼前這片田里種著甘蔗和一些蔬菜,甘蔗長得規規矩矩,一行一列都整整齊齊,蔬菜則長得很隨性,南瓜藤爬在架子上,青菜則貼著地面長。正看得出神,突然從菜地里沖出一條個頭不大通身黢黑的狗向我輕吠。隨后站起一位戴著斗笠打著赤膊的男人大聲將狗呵斥住。他上下打量我一番用濃重的鄉音詢問著我什么,一連說了兩遍,我不好意思地搖頭表示聽不懂,他用生硬的普通話說:“一看你就是從外地來的,不然我的狗不會咬你”我借機與他攀談著,他告訴我他家住在不遠處的城中村,以前是很傳統的村子,現在發展快馬上被城市化了。他舍不得這些地被荒廢,便種些瓜果蔬菜。言畢,隨手摘下一根黃瓜與我,我笑言,今日收獲可真多,老農問還有什么收獲,我告訴他,收獲了一路風景,一棵橫臥的老樹,一片田地,還有手中這根黃瓜。他聽完露出疑惑的表情。此時夕陽已近,他推著小推車向家走去,黑狗蹦跳著走在車前,夕陽將一車、一人、一犬的影子拉得很長。

返程的步子沒有了好奇心反而走得十分輕快,一份豁達心情從胸中漫散開來。

集團簡介
聯系我們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11选五湖北开奖结果走势图